位置:美文网 > 教育 > 正文 >

教育焦虑下沉,谁为孩子的假期教育买单?

2019年09月26日 09:51来源:未知手机版

航新科技,贴身高手最新章节,周迅和谢霆锋

图片来源:unsplash

“在外挣票子,回家修房子,留下老人与孩子”的顺口溜仍旧被当地人提起,家长们也不想给孩子们用手机,然而他们常年漂泊在外或早出晚归,因此只能通过手机与孩子沟通——这是他们唯一的“情感联系”。

假期漫长、缺乏陪伴和监督,家长开始担心自己的孩子沉迷手机。意外的,课外补习不仅能把孩子“关起来继续学习”,还能创造一个暂时“没有手机”的环境。

城市家庭往往能找到价格合适、兴趣对口的辅导班,但在乡村,一些家长有了新的焦虑——就近的镇上不一定有辅导班,即使有,也不一定合适,要么质量不高,要么课程不全;送孩子去县城补习的话,孩子不一定有人照顾,交通或住宿也是新增的开支。难道自己的孩子在假期只能玩手机吗?

“质”与“量”都不够的乡镇辅导班

张艳玲家住重庆东北部的一个乡村,村子距离小镇大约一公里。“90后”的她是一名微商,一个月能有一千多元的收入。长期留守农村,这已经是让她“满意”的收入了。除了自己刚出生的孩子,她还要照顾念五年级的侄子小军——小军是张艳玲的哥嫂的儿子,和张艳玲的丈夫一样,哥嫂也在外打工。

在她看来,周围人的收入水平其实都在增高,家长们也很重视孩子的教育,对各类辅导班有着真实甚至迫切的需求,但镇上辅导班的类型和数量都太少了,“现在镇上只有一家舞蹈班。以前有一家跆拳道(的辅导班),小军还去上过,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继续开了”。

“小军一回家就玩手机,我又要照顾自己的娃娃,有点忙不过来。”张艳玲说,“假期那么长,我们都希望小军能选一个他喜欢的课外辅导班,但是镇上没有,今年就没有去。”她还表示,周围孩子的父母基本都外出打工了,孩子大多由爷爷奶奶照顾,又有农活要忙,所以课外辅导班在村里的需求其实比较大。

镇上只有一家舞蹈培训班,价格大约600元一个月,这是张艳玲能承受的。除此之外,就只是偶尔在暑假时会有一两个不太正规的语数外等辅导班。“有些是过来兼职的老师,有些是没有资格证的幼师。”当地学校的老师也有在自己家里为小军补习过奥数,但小军并不感兴趣,后来就没有上了,如果还有跆拳道的话,“估计他会很喜欢”。

小镇距离县城有十多公里,如果去县城上辅导班,每天往返很不方便,家长也不放心孩子的安全。

▲ 2018年10月,西南地区一名退休老师在假期的时候为孩子们补课。?? 谢运

关于课外辅导班的教学质量,张艳玲也有些无奈:“感觉机构的老师就是和孩子们玩一下而已。”小军的性格比较内向,暑假的时候也不怎么出去玩,一般就在家窝着玩游戏或者做点其他事情,很少主动学习。虽然不用为孩子外出下河游泳而担忧,但张艳玲又担心这样会影响孩子的学习。

在另一座乡村里的“70后”刘明飞,同样为孩子的假期犯难。

刘明飞与妻子在当地做生意,经常凌晨三点就起床,晚上七八点才回家,经常无暇关注女儿的学习。尽管家离镇上较近,但并没有让他满意的辅导班。“镇上的辅导班全是跳舞等类型的,语数外之类的辅导班只有中学才有。”他觉得已经上六年级的女儿需要的不是舞蹈培训,女儿成绩不怎么理想,需要文化课的补习。

“连吃饭的时候都在玩手机”,由于假期经常不在家,孩子一般是和爷爷奶奶住,手机成了女儿每日的陪伴。

刘明飞特别希望女儿能去县城的中学接受更好的教育,但“只能看孩子的成绩”。女儿对课业辅导也没有什么意愿,手机的吸引力远远大于学习,尤其在假期,刘明飞觉得孩子都玩“疯”了。

辅导班有市场,但大学生返乡创业难

曾在重庆一个镇上做过几年乡村工作的张萧表示,目前镇上对课外辅导班仍旧是一个“放养”的态度,课外辅导班并未纳入到乡镇教育体系建设中来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umeiwen.com/jiaoyu/794056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